贺雪峰:反对平庸的精致,鼓励粗粝的创新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16日
       当前, 我国正处于现代化进程的关键时期, 需要研究的问题很多。中国社会科学的学科研究必须直面时代问题, 从实践到实践, 并在此过程中建立具有主体性的科学体系。社会科学是西方近代工业化后才兴起和确立的, 具有明显的时代性和地域性。经过两百多年的发展, 已经形成了相当成熟的体系。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的不同之处在于,

它的理论结论有前提和前提。中国是一个拥有五千年文明史的大国。
       它有着与西方完全不同的文化传统和发展阶段。地区和制度也存在显着差异。中国社会科学也有不同于西方一般社会科学理论的前提和预测。认为。对西方社会科学的理解和应用的不同, 导致了两条不同的社会科学研究路线:一是从中国的经验和实践中提出问题, 运用包括西方社会科学在内的古今中外所有智慧。
       理论, 分析问题。
        , 理论提炼, 在中国经验和实践的基础上形成社会科学理论, 然后将形成的理论应用到中国经验和实践中去检验, 逐步丰富、发展和完善理论。这个社会科学研究周期可以称为社会科学研究。大循环。在大循环中形成若干理论命题, 并就这些理论命题进行学术对话。这样一个从理论命题开始, 经过实证检验, 再回到理论命题的研究循环, 可以称为社会科学研究的小循环。显然, 社会科学研究的大循环与没有好坏小循环。它总是从大循环出发, 通过几个小循环的丰富、发展和完善, 建立起高水平的社会科学理论。当前中国社会科学应该如何发展?毫无疑问, 第一步是引进和消化西方社会科学。现在的问题是, 随着时间的推移, 中国社会科学的问题意识很容易消失, 发展的目的很容易变得模糊。甚至一些中国社会科学家在西方理论面前不知不觉下跪, 对发展中国本土社会科学体系失去信心,

把社会科学研究变成用中国经验验证西方理论, 与西方社会科学进行研究对话, 成为“学术界中国社会科学的正确性”。如果不经过大循环而直接拥抱西方社会科学, 就会失去对西方社会科学前提和前提的批判, 成为西方社会科学的内生部分, 失去中国社会科学的主体性。与上述小循环不同, 社会科学研究的大循环强调从中国经验和实践出发, 既是起点, 也是归宿。中国历史悠久, 人口众多, 幅员辽阔。了解中国的经验和做法, 需要有一个长期的、全面的、深入的田间培育期。当前时期, 中国社会科学研究的主要任务是深入中国经验和实践, 认真调查, 大胆假设, 提出问题, 形成判断, 尝试建立基于中国经验的各种理论。不同学科、不同流派从中国的经验和实践中提炼出不同的理论。发展高水平的中国社会科学研究是可能的。从这个意义上说, 当前中国社会科学研究人员最重要的是真正咆哮到这个领域, 而不是坐在自习室里进行对话研究。在社会科学循环中, 从经验到理论再到经验, 最重要的一点是大胆假设。这时, 研究想象力远比形成精炼的理论更重要。平庸的提炼是没有用的。朝着正确方向的不完美问题远比看似精炼但实际上平庸的结论重要得多。因此, 现阶段中国社会科学应该反对平庸的精细化, 鼓励粗暴的创新。社会科学研究的重点不是写论文, 而是先做研究。例如, 在社会学研究中, 很多人只需要三天的时间来调查, 但写一篇论文却需要三年的时间。如果可以换成三年​​的深入调查, 写一篇论文可能只需要三天时间。后者似乎没有认真写论文, 但这是三年研究的总结, 所以可以深刻。或者讨论是一个假问题。甚至花那么长时间写论文的目的也是为了隐藏论文的固有缺陷。中文研究最好的语言是中文, 最好的媒体平台是中文期刊。社会科学理论用于理解经验和实践, 形成社会共识。因此, 社会科学理论不应该神秘繁琐, 而必须深刻。它们来自经验, 让人们通过理论更深入地理解经验。的。在发展以学科为基础的中国社会科学体系的过程中, 包括西方社会科学在内的古今中外的一切智慧都是我们的工具。只有确立主体性, 中国社会科学体系才能为世界社会科学的发展做出新的更大贡献。 (作者为武汉大学社会学系主任)